笔趣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八章 生辰快乐(1)

    云沐霖被季淼淼哀婉幽怨的声音整得腿都软了,快走两步迎过去,握住她的手,道:“怎么去麒麟苑了?她又给你气受了?”

    季淼淼立刻哭了出来,“霖哥哥……”

    云沐霖拉着她的手躲到一处假山后,将她拥在怀里,柔声哄道:“怎么了?季唐棠那个疯婆子欺负你了。”

    季淼淼紧紧抱住他的腰,哭泣道:“刚才二妹妹说,你要娶承恩公府的千金小姐了,我好伤心,好绝望,你说过要娶我的,呜呜呜……”

    云沐霖脸色一冷,眸光心虚地闪了闪,拍着她的后背道:“你听她胡说八道!她已经不是你二妹妹了,还不知是哪方妖孽,能有什么好心?!”

    季淼淼闻言止住哭声,用泪雾朦胧的眼睛仰脸看着他,柔声道:“这么说来,你不会娶承恩公府的小姐?”

    云沐霖面对她这柔若无骨、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很是惭愧,神色痛苦地道:“淼淼,婚姻大事父母做主,皇家子孙的婚事更是身不由己啊!你懂不懂?”

    季淼淼小脸儿顿时血色褪去,眼里的光彩一点点黯淡下去,脚步一个踉跄,就要晕倒。

    “淼淼!”云沐霖抱住娇软的香躯,焦急地摇晃呼唤:“淼淼!”

    季淼淼悠悠转醒,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愁绪百转地叹息一声,生无可恋地道:“霖哥哥……别管我,让我死了吧。眼睁睁地看你娶别的女人,我生不如死啊。”

    这个女人离开自己就会死,云沐霖觉得自己成了伟岸的大男人,心柔软成一片,痛苦地道:“淼淼,我不喜欢那个女子,即便是娶了她,我的心也在你身上,谁也代替不了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你委屈一下,暂且先做妾行不行?”

    季淼淼咬着下唇泣不成声,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下来,声音压抑又痛苦,“霖哥哥,只要能待在你身边,我不在乎名分,只要能每天看到你,是要你心里有我,我即便是做个丫鬟都行!

    可是,想起与别的女人分享你我就心如刀绞,正妻能名正言顺地占有你,能骄傲地站在你的身边,我,我,痛死我也!”

    云沐霖紧紧抱住她,安慰道:“放心,她只是个摆设,我只欢喜你,只宠幸你。”

    季淼淼哭得抽抽噎噎,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鼓囊囊的胸脯上,“霖哥哥,我这里痛,好痛好痛……”

    覆上那绵软,云沐霖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小腹,声音暗哑,“淼淼,我的好淼淼,我给你揉揉,揉揉就不痛了。”

    说着,就揉了起来。

    可是,季淼淼突然挣扎出他的怀抱,“霖哥哥,我难受,我痛苦,我想静一静。”

    说完,哭着跑走了。

    想这般容易就占她的便宜,没门儿!

    云沐霖火刚被她勾起来,怀里一下子就空了,懊恼地磨了磨牙,低声嘶吼了一声:“奴儿!”

    一个白白嫩嫩、相貌俊俏的小太监从假山外面跑过来,“二公子……”

    云沐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扯入假山洞,很快里面就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还有云沐霖咬牙切齿的声音:“唐棠、季唐棠,你个该死的狐狸精!让你背叛我,让你背叛我!我弄死你!求饶!求饶啊!”

    “阿嚏!”唐棠打了个喷嚏,袜子掉了一针,赶紧小心翼翼地勾起来,若是脱针太多,那就得拆下这几圈,线这般细,很费精神的。

    感觉膀胱压迫,放下针线,去净房。

    六个丫鬟都在织袜子或者学织袜子,这玩意儿上瘾,上手以后就懒得去干别的,唐棠上厕所也不让人伺候,就没人想动,只有菠萝眸光闪了闪站了起来。

    唐棠解决了膀胱问题,从里间出来,走到盆架前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