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7章 主子(1)

    南飞哼着小调,抬头看到前面路口:“阿凤,我请你吃小吃。几年没回来,不知道河坊街怎样了……

    我要吃大大馄饨、曹婆肉饼,鹿家包子,郑家油饼、道糖荔枝、金丝党梅、葛氏凉茶、冰雪冷元、冰镇米酒……”

    南飞滔滔不绝,袁凤推着轮椅拐进河坊街。

    夜市热闹,人来人往。他俩实在太扎眼,身边有意无意跟着一群人。

    南少爷花名颇盛,断腿不能人事被迫归家,要去宫里当掌印太监,袁凤将军命中注定守活寡……昨天开始风传,今天已是沸沸扬扬。

    现在亲眼目睹,南少爷怀抱精致绣花南瓜枕,将腰部遮得严实,欲盖弥章?

    啧啧,真是天妒英才。

    有酸秀才现场演绎: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子长宫刑而着史记;南飞断腿欲为掌印;袁凤守寡任以将军……

    扒衣剥皮的目光,越来越放肆的议论。南飞似乎毫无察觉,笑嘻嘻的从街头逛到街尾。

    袁凤修行不足,回袁府时里衣都湿了。

    袁府下人十来个,伸长脖子直勾勾望他们。

    袁凤瞬间爆发,威严冷肃:“苏管家,他们闲着无事就全部遣散。我平日不在府里,无须养一堆没有眼色的闲人废物。”

    下人齐齐低头,噤若寒蝉。

    袁凤坐下,手在桌上轻点。

    有眼色的丫环余光扫到,立刻端上茶点,颤巍巍道:“将军,姑爷请用。”

    南飞缓和气氛:“小姑娘挺机灵,叫什么,多大了?”

    丫环恭敬回答:“回姑爷,我叫八妹,今年十五。”

    苏管家补充:“她是净灵山脚下农家女儿,排行第八,半年前到府里。”

    南飞放下杯子打哈欠,对袁凤道:“让他们打水梳洗休息?”

    袁凤道:“从今日始,姑爷就是府里主子,你们小心伺候。谁要乱嚼舌根说三道四,就割了舌头乱棍打死扔出去。府衙找上门来,我担着。听见没有?”

    所有人浑身一抖,应道:“听见了。”

    苏管家抬下巴示意。袁凤回头看到南老夫人拎着食盒过来,后面跟着丫环。

    袁凤起身:“娘,你怎么来了?”

    南老夫人将食盒打开,端出小钵给南飞:“你们忘记拿药,我就给你们送过来。今天的药已经煎好了……”

    南飞接过药,瞄了眼袁凤。

    南老夫人只当他又不愿意,劝道:“小飞,街上那些闲话我们都知道。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也堵不住,你别往心里去。有理说理有病治病,天经地义的事你别……咦……”

    南老夫人长篇大论劝诫没说完,连眼泪都来不及准备,南飞将药喝完了。

    南老夫人拿过小翠手里的药包:“阿凤,你安排个人,要机灵记事,记得煎药还要看着他喝……”

    八妹主动道:“将军,我来吧。”

    南老夫人瞧八妹皮肤黝黑,有勤快机灵劲,将药包给她,细细叮嘱一番才走。

    南飞一句话没说。

    下人们看在眼里,心知肚明,不敢吭声。

    袁凤推南飞到房间:“还不起来?被伺候上瘾了?不会连洗澡都要人伺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