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5章 盛景(1)

    袁凤从屋梁上轻轻落下,拉开帷帐:“起床了。”

    小木头还在怀疑“叔叔腿动不了”,看到袁凤嘴巴张成圆形:婶婶哪里冒出来的?

    袁凤帮南飞穿完衣服,南飞示意袁凤将他抱到轮椅上坐着。

    小木头爬下床站到他旁边:“叔叔,你会走路……”

    南飞将他抱在怀里:“叔叔走时小木头才几个月,话都不会说。现在会背朝早起,真厉害。小木头还会背什么……背给叔叔听……”

    小木头被吹捧得忘了疑问,摇头晃脑奶声奶气:“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南飞边点头边夸奖,时不时夸一句:“真棒……非常棒……太棒了……小木头真厉害……”

    小木头兴致更高:“……闰余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

    袁凤微笑,推他们到走廊,看到南老夫人和君心悦过来。

    君心悦抱起小木头:“真是血脉相连,木头睁眼就说找叔叔……木头,叔叔腿受伤了,不能坐叔叔腿上……”

    南老夫人忧心忡忡:“阿凤,我昨天一夜没睡。思来想去觉得不能这样……人啊,说话做事得凭良心。他这些年对不住你,我们南家对不住你……”

    袁凤一脸懵:不能怎样?

    南老夫人道:“你还年轻,小飞要是好不了,我们不能昧着良心害你。你要休夫我们没话说,不怪你……南华在君上面前总说得上几句,你要是不方便,我让南华帮你说……”

    南老夫人泪眼涟涟:“……是小飞没福气。要是换了别人,哪背得动抱得动他。这么好的媳妇,他不知道珍惜,非得去外面浪荡,现在弄成这样……”

    袁凤对泪眼婆娑的长辈没辙,应付家长里短更没辙。她看南飞不说话,捏南飞手臂微微一旋。

    下这么重的手?真狠心!南飞疼得大叫:啊——

    南老夫人吓一跳,慌张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腿又疼了?……哪条腿……”

    南飞抱着南老夫人的腰:“娘,你放心好了,阿凤舍不得休夫。你把我生成这样,站大街上随便招手,百八十个姑娘都冲我来了。环肥燕瘦,娘,你喜欢哪个我娶哪个?她要休夫让她后悔莫及……”

    袁凤低头看他,眼里全是杀气。

    小木头奶声奶气:“奶奶,叔叔会走路,他给我开门。”

    南老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小木头又道:“婶婶是从房间里变出来的……”

    南飞哀嚎:“娘……我饿了……我快饿死了……娘,今天我们去祭拜岳父回袁家,过段日子再回来……”

    南老夫人愣住:“袁家没啥长辈,下人也少。你跟阿凤住这,人多热闹……”

    南飞摸着肚子:“娘,我是入赘的,天天住娘家,人家说闲话。娘……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

    小木头扁嘴:没人理他。

    南老夫人留他们吃中饭。上午一家人在院子闲聊,南飞将卞京这几年发生的事听个遍,越发感慨八卦之盛。

    吃完中饭袁凤推着轮椅,在南府一干人不舍的注目中离开。

    南飞松口气:“终于走了。小木头机灵鬼……”

    袁凤道:“他是小又不是傻!你不是能走路吗?”

    南飞靠在椅背上,一脸享受:“将军推轮椅,美男坐花梨,啧啧……卞京盛景,不让大家瞧瞧,那怎么行……”

    袁凤恨不得将他从轮椅上踹下来:“闭嘴。”

    从朱雀大街一路往东北的净灵山。路人指指点点,议论之声不绝于耳。一个皮厚,一个自负,两人旁若无人,视若无睹。

    净灵山往上无人烟。南飞听袁凤呼吸有些重,从轮椅上站起来,将轮椅往树林里一掩:“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