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4章 重审文书(1)

    四月中旬,张有德的小孙子过百天,张家热热闹闹地办了一场百日宴,李云天亲自到场吃百天酒,可谓给足了张有德面子。

    在大家眼中,张有德是李云天在县衙最为倚重的人,县衙的不少事务都是出自张有德之手,两人之间关系密切,令人羡慕。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看似亲密的景象中隐藏着浓浓的杀机。

    李云天已经开始向张有德下手,他决定从一件案子开始来击垮张有德和张家,这个案子就是刘波一直想要上告的冤案。

    李云天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有着特殊的原因,因为江西新任巡按御史四月初到任,如此一来他也就好重启刘家案子的审理。

    由于刘家一案最后是由府衙审结,故而李云天没有权力为刘家翻案,除非他得到知府杨德民的许可。

    可这件案子当年由杨德民审理结案,李云天作为一个下属要想他推翻以前的判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杨德民堂堂一个知府大人,岂会自抽耳光,承认自己办错了案子。

    故而李云天需要一个时机,这个时机就是新任巡按御史的到任。

    巡按御史通常由都察院监察御史来担任,除了皇上的特许外,基本上都是由两榜进士担任。

    御史既是言官,按照大明不成文的规定,与非翰林不封大学士一样,只有言官日后才能升任各部院和督抚大吏,其他官员则没有这个资格。

    而皇帝之所以要用两榜进士来担任监察御史,就是看重他们尚未进入仕途,身上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以此来巡按地方。

    监察御史的品级并不高,与李云天一样都是正七品,正是两榜进士进入官场后的品级。

    虽然只有正七品,但监察御史一旦被皇上外放为巡按御史,那么则是代天子巡狩,所按籓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

    因此不要是州府的官员,就是三使司以及督抚,都要对巡按御史礼让三分。

    而巡按御史每到一地,首先要做的就是审察大牢里的罪囚,清理以前的罪案卷宗,也正是那些有冤要伸的百姓鸣冤的最佳时机。

    因为巡按御史负责一省的监察大权,故而在民间被百姓们称为“八府巡按”,意寓其权力极大。

    如果刘波有确凿的证据跑去巡按衙门去鸣冤,那么一旦被巡按御史查实,审理此案的九江知府杨德民必将受到牵连。

    像刘波这样固执的人不要说杨德民了,官场上的官员都感到头疼,如果他有冤案证据的话肯定去巡按御史那里上告。

    就在参加完了张有德小孙子百日宴的第二天,李云天去了九江城拜访知府杨德民。

    “李知县,听说你有要务要找本官?”知府衙门后宅,客厅,杨德民踱着步子走进来,问向坐在椅子上等候的李云天。

    “大人,下官得到消息,本县渔民刘波准备去巡按衙门上告鸣冤,下官已经让人稳住了他。”李云天连忙站起来,躬身向杨德民说道,“下官前来请示大人,下一步该如何做?”

    “刘波?”杨德民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他平常事务那么多,哪里记得起来一个小小草民的名字。

    “大人,下官听说他好像有什么新的证据,足以使得案情翻转过来。”李云天把刘波的案子简略讲述了一遍,沉声说道,“只不过他好像信不过下官,不肯告诉下官那个新证据为何物。”

    “你是说那个刘波找到了重要的证据?”经过李云天的提醒,杨德民终于对刘波有些印象,皱着眉头望着他。

    “应该是这样,只不过下官无法得知。”李云天点了点头,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果要他上告到了巡按御史那里,恐怕又是一场风雨。”

    江西一共下辖十三个州府,按照惯例,巡按御史先巡视三使司所在的南昌府,接下来就是临近的九江府。

    也就是说,即使李云天能把刘波扣在了湖口县,使得他无法去巡按衙门告状,可如果巡按御史巡察到了九江府那么这件事情就无法压住,一旦传进巡按御史的耳中,那么麻烦可就大了。

    “这个刘波,简直不可理喻,如果他有证据的话也就不会在府县两次审理中落败,恐怕是故弄玄虚而已。”杨德民冷笑了一声,“要想到巡按御史那里鸣冤岂是那么容易的,没有确凿证据的话巡按御史岂会受理他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