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38章 分析厉害(1)

    “齐德贵?”郑文没想到李云天要谈的事情竟然与齐德贵有关,双目闪过诧异的神色,沉吟了一下后说道,“齐老板是本县的首富,同时也是首善,每年都要捐出不少钱来做善事,修桥铺路,斋僧礼佛。”

    “实不相瞒,本官今天接到了一个与齐德贵有关的案子,本想修书一封向郑大人说明,不过由于此事事关重大,所以就亲自赶来了。”

    李云天见郑文对齐德贵的评价不错,知道郑文与齐德贵之间私交肯定很好,于是不动声色地说道,“有人向本官举报,说齐德贵与水匪暗中勾结,故而本官前来向郑大人打探一下齐德贵是否有与水匪暗通的迹象。”

    “本官就任后从未听说他有过任何不法之事。”郑文闻言顿时大吃了一惊,狐疑地问道,“李大人,举报之人可有证据表明齐老板与水匪有染?”

    “此事事关重大,本官不敢妄断,故而请郑大人相助,帮本官理清头绪。”李云天把冯田的事情和冯老大的上告原原本本向郑文讲了一遍,颇为无奈地望着他。

    “金玉侍女像?”郑文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眉头微微皱着,显得有些为难,“李大人,本官也想查清此事,可本官不能单凭那个冯老大的片面之词就传唤齐老板来审问,至少也要先查证出那个金玉侍女像的来历。”

    “这个本官自是知道,不过冯老大言之凿凿地表示他知道那个金玉侍女像被齐德贵藏了起来,此事事关通匪大罪,本官不得不前来叨扰。”

    李云天知道郑文心中对此事有抵触,苦笑着说道,“本官也想过先查明金玉侍女像一事,可是鄱阳湖乃至长江上过往客商众多,根本就无从查起,所以本官想让郑大人打探一下,齐家是否有金玉侍女像。”

    “如此也好。”郑文考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他现在也不敢打包票齐德贵一定没有与水匪勾结,既然李云天如此小心谨慎,那么他自然也没有必要死扛下去,先试探一下齐德贵,以免把自己给折进去。

    与李云天达成了一致意见后,郑文派人去找齐德贵来县衙议事,李云天和陈凝凝被他安排在了一间雅致的厢房等待消息。

    “老爷,你说郑知县会帮我们吗?”等奉茶的侍女退下后,陈凝凝关了房门,饶有兴致地望着李云天。

    她惊讶地发现李云天刚才与郑文交涉的时候游刃有余地掌握了局势,步步为营,循序渐进,完全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万万没有想到李云天竟然会表现得如此之好。

    “夫人觉得郑知县是否会死保有通匪嫌疑的齐德贵?”李云天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陈凝凝,而是反问道。

    “郑知县即使与齐德贵交情深厚,那么也不会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去维护他。”陈凝凝想了想,望着李云天说道。

    “如果齐德贵足以威胁到郑知县的仕途,那么郑知县断无维护齐德贵的必要。其实,齐德贵犯下的案子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是它是否对郑知县造成了威胁。”李云天笑着点了点头,点拨着陈凝凝。

    “老爷,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要把齐德贵变成是郑知县的敌人,这样郑知县就不会帮他说话。”陈凝凝闻言眼前一亮,怪不得李云天要让郑文去向齐德贵打探消息,原来是让郑文一步步陷入进来,当郑文感觉到齐德贵对他的威胁,自然也就不会再袒护齐德贵。

    “孺子可教也!”李云天笑着捏了捏陈凝凝的脸颊,使得陈凝凝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两片红晕。

    半个多时辰后,郑文把两人请到了书房,刚才他在书房见了齐德贵。

    齐德贵已经听说了冯老大告他通匪的事情,湖口县和德安县相距不远,如此重要的事情一天之内足以传到他的耳中。

    他对此感到非常震惊,郑重其事地向郑文表示绝对与水匪没有任何瓜葛,更没有听说过什么金玉侍女像,完全就是冯老大诬告,神情甚为激动,使得郑文不得不好言相抚。

    “李大人,既然齐老板已经否认有金玉侍女像,本官也无可奈何,他是本县有名的乡绅,如无确凿证据本县不能动他,请李大人再找其他证据。”

    等李云天和陈凝凝落座,郑文神一脸无奈地望着李云天,他心中对今天发生的事情非常恼火,无缘无故地就牵连上了这种麻烦。

    “郑大人,在本官看来事情反而变得简单了,齐家究竟有没有那个金玉侍女像就成为了关键。”李云天沉吟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向郑文说道,“如果有,齐德贵就是通匪,没有的话就是冯老大诬告。”

    “李大人,话虽如此,可是本官不能无缘无故地让人去搜他的家吧。”郑文想了想,冲着李云天摇了摇头。

    “郑大人,冯老大知道那尊金玉侍女像的下落,只不过本官为了防止消息泄露一直没有对外讲。”李云天刻意压低了音量,向郑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