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文学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1)

    这里肯定不是粤北游击队的指挥部,在走进这个镇子的时候邹冰就知道。

    "等下主动一点,多提提你们以前..."

    邹冰今天穿着一身半新的风衣,下面的靴子隐隐有折痕,看来也穿了不少时间。

    "知道了。"

    邹冰正是以前广州商会邹家的小姐,以前叫邹小七,不过现在改名叫邹冰。

    "根据我们的情报,冯锷和其他军官不一样,他们的战斗力很强,而且军纪非常严,如果有可能的话..."

    走在邹冰旁边的男人穿着中国传统的长袍,头上戴着一顶圆筒帽子,背脊笔直,走路自然带风。

    "小七?"

    看着走进院子的两个人,冯锷有点诧异,男人他不认识,而旁边的女人,和他脑海中的那个女孩相差太多了。

    "兆章哥?"

    同样的,邹冰的声音也带着疑惑;眼前的军官变化太大了,几年前黝黑的皮肤已经变成了古铜色,瘦削的身体中能感觉到力量,或许是长期军旅生涯的关系,邹冰能感觉出来冯锷身上的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里面请!"

    "张竹,上茶。"

    "通知炊事班,准备上菜。"

    微微的错愕之后,冯锷摊开双手迎接客人,示意两个人跟自己来。

    "请!"

    两个人同时点头,跟在冯锷的身后。

    "条件有限,不比你在广州的时候了,对付一下吧!"

    没有特别准备的午饭,别看桌上摆的盘子和碗不少,但是能称的上肉的就只有一个扣肉,一个红烧罐头,另外的都是青菜。

    "喝点?"

    冯锷拿起桌上的酒瓶,是一瓶鬼子的清酒,来源于他们的战利品。

    "敌后不太安全,还是算了。"

    男人客气的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

    "那就算了。"

    冯锷也不勉强,放下酒,示意两个人吃菜。

    "兆章哥,这是我朋友肖利,现在一起做生意;对了,我现在改名字了,邹冰;好听吗?"

    邹冰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

    "嗯,不错,我还是叫冯锷,随便你怎么叫都成。"

    冯锷一听小七的介绍就知道,眼前的女人不愿意自己再叫她小七了。

    "吃菜,别客气。"

    冯锷招呼着两个人,至于旁边冒着热气的米饭,还不是对付它的时候。

    "兆章哥,这次来,有一事相求,想请你帮帮忙。"

    桌上的菜大半都进了冯锷的嘴巴,有心事的两个人终于忍不住,在肖利不停的眼色示意下,邹冰终于开口了。

    "喝茶!"

    "说说。"

    冯锷点点头,经历了战火的洗礼之后,他再也不是那种随便许诺的男人了。